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文獻檢索:

美“亞洲再平衡”戰略究竟針對誰?——與趙宏瑞先生商榷


□ 趙傳君

黑龍江大學東北亞經濟研究中心 哈爾濱150080

摘 要:

《環球時報》在8月29日刊發了趙宏瑞先生的"美‘再平衡’重心在俄羅斯"一文,該文認為美國的"亞洲再平衡戰略"的主要目標不是中國而是俄羅斯,筆者認為此種觀點不但與客觀實際格格不入,而且在理論邏輯上也經不住推敲,故在此與趙宏瑞先生商榷,同時提出中俄聯手共同主導創建"亞歐經濟集團",以應對美國的"再平衡"戰略。

  趙傳君

  (黑龍江大學 東北亞經濟研究中心, 哈爾濱 150080)

  摘要:《環球時報》在8月29日刊發了趙宏瑞先生的“美‘再平衡’重心在俄羅斯”一文,該文認為美國的“亞洲再平衡戰略”的主要目標不是中國而是俄羅斯,筆者認為此種觀點不但與客觀實際格格不入,而且在理論邏輯上也經不住推敲,故在此與趙宏瑞先生商榷,同時提出中俄聯手共同主導創建“亞歐經濟集團”,以應對美國的“再平衡”戰略。

  關鍵詞:美國;再平衡;亞歐經濟集團

  中圖分類號:D813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5-913X(2014)11-0008-01

  收稿日期: 2014-09-26

  基金項目: 2013年度省哲學社會科學規劃項目(13B038)。

  作者簡介: 趙傳君(1954- ),男,黑龍江大學東北亞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導,主要研究方向:中俄經貿關系。

  《環球時報》在8月29日刊發了趙宏瑞先生的“美‘再平衡’重心在俄羅斯”一文,這個標題本身就很令我驚詫,讀后對該文的三個基本論點均不敢茍同,故在此與趙宏瑞先生商榷。

  趙文的核心觀點,即文章的最終結論是:美國的“亞洲再平衡戰略”的重心是俄羅斯,支持這一結論的是作者以下的三個論點:

  一是美國“為了順利使俄羅斯成為‘和平聯邦’的一員,俄羅斯的歐洲部分有美國領導的北約負責‘東擴’,俄羅斯的亞洲就當然需要美國的‘再平衡’戰略”。

  這里首先要指出,趙文所說“和平聯邦”或“北半球環形安全帶”僅僅是美國學者的“設想”而已,從未成為美國的對外政策或全球戰略,所以“10年后”要把俄羅斯納入“和平聯邦”的理論前提和政策前提均不存在。俄羅斯在地理上屬于橫跨歐亞的國家,但在政治上、軍事上和經濟上它是一個整體,美國怎么會把俄羅斯一分為二,用北約東擴來遏制其歐洲部分,用“亞洲再平衡戰略”來平衡其亞洲部分,這是什么思維方式,這是哪門子國際戰略?奧巴馬和美國的戰略家是這個意思嗎?顯然不是。另外,俄羅斯的亞洲部分主要是指俄遠東西伯利亞地區,這一地區是俄羅斯最不發達的地區,這一地區的發展已經引起或將會引起亞洲政治、經濟和安全格局的不平衡并對美國的亞洲利益和領導地位構成威脅了嗎?且不說這一地區什么時候能發展起來,既使發展起來也不會對美國構成上述威脅。此外,美國日益強化與中國周邊的日本、韓國的安全同盟,在澳大利亞和菲律賓建立以軍事基地為標志的戰略支點,支持越、菲等在南海與中國對抗,這些舉措是為了“再平衡”俄羅斯嗎?與俄羅斯根本沾不上邊!

  二是趙文認為美國“‘再平衡’的次要戰略重點,在于‘加固’中國的周邊”。文中說“美國戰略學界一直在猜測中國發生內亂的風險”,并研判如果中國發生“或有”的內亂,美國在中國周邊的安全力量能否應對?美國學界研究、猜測中國發生內亂的機率及對美國利益與安全的影響等,這很正常,是學術范疇的事。但全世界都知道中國的政治穩定性很高,發生“內亂”的機率很小,自1989年以后美國政府從未把中國發生“內亂”作為對華戰略的前提或依據,這與美國對朝鮮的政策完全不同。從另一個角度看,退一萬步說即使中國出現“內亂”,中國就會向美國的亞洲盟友發動軍事侵略嗎?美國部署在中國周邊的安全力量就會進入中國“維和”嗎?答案都是否定的。我認為美國在中國周邊部署軍事力量并加強與盟友的安全合作,其戰略意圖是對中國進行顯而易見的遏制和圍堵,目前采取的僅是“支點戰略”,還沒有形成“包圍圈”,但絕不是為了應對中國可能發生“內亂”的戰略布署。

  三是趙文認為“‘再平衡’的未來戰略重心,才是應對中國崛起的或有挑戰”。未來是什么時候?趙文認為,據“美國學界廣泛推測20年后中國才有可能發起對美國霸權地位的總體挑戰”。奧巴馬為20年后中國可能形成對美國的“或有”挑戰,現在就開始實施“再平衡”戰略,以防患于未然,可見奧巴馬不是深謀遠慮,就是杞人憂天!

  趙文依據上述三個論點,亦即“再平衡”戰略的三層含義,得出了“美‘再平衡’重心在俄羅斯”的最后結論。上述的簡要分析已證明,這種結論既與戰略理論的邏輯相悖,又與現實情況不符,對此本人難以認同。我認為,實際上中國和世界的主流觀點都認為,美國的亞洲再平衡戰略是專門針對中國的,因為中國的崛起開始打破亞太地區原來的地緣經濟、政治和安全格局。在經濟上,日本原是亞洲第一,現在中國是亞洲第一。隨著經濟實力的增長,中國的軍費預算在增長,軍事現代化水平在快速提升,美國及其盟友對中國的疑慮和恐懼與日俱增,加之近年來中國與日本和菲律賓等美國盟友在東海和南海的爭端不斷升溫,更促使美國開始采取遏制和圍堵中國的戰略舉措,故提出亞洲再平衡戰略,其目的是確保美國在亞洲地區的領導地位、重大利益及其盟友的戰略安全。在軍事上,通過“支點戰略”對中國進行牽制和圍堵,在經濟上,建立排斥中國的TPP聯盟;在政治上,以盟友為基礎拉攏東盟、印度等企圖構筑反華包圍圈。但由于中美在經貿領域的相互融合度和相互依存度不斷提高,在反恐、朝核危機、氣候變暖及其他國際或地區熱點問題上仍需要與中國進行合作,因此美國一直聲稱其“再平衡”戰略不是針對中國,然而美國的行為已證實了他的戰略意圖,對此全世界都看得清清楚楚。實際上,美國目前對華實行的是一種“雙重戰略”,即遏制與合作并行的戰略:在軍事上和政治上以遏制為主,在經濟上以合作為主。現在我們真正需要探討的不是研判美國“再平衡”戰略究竟是針對誰的問題,而是中國如何應對美國已經展開的“再平衡”戰略問題。迄今為止,無論是政府還是學界似乎還沒提出和制定一個應對美國“再平衡”戰略的總體思路或框架方案,這是我們面臨的一個重大課題和現實挑戰,對此,本人借此機會提出一個戰略性的對策建議以供參考和討論。我認為,中國應抓住目前的戰略機遇,與俄羅斯合作共同主導創建“亞歐經濟集團”,在此基礎上逐步形成“亞歐安全共同體”和“亞歐文明共同體”。創建“亞歐經濟集團”既是中國的戰略需要,也是俄羅斯的戰略需要。從中國角度看,美國的“亞洲再平衡戰略”是專門針對中國的,在軍事上網羅其在亞太地區的盟友,妄圖構建亞太地區的“小北約”,對中國進行戰略牽制和圍堵。在經濟上建立排斥中國的經濟聯盟,即TPP。要突破美國的戰略包圍與經濟遏制,中國需要與俄羅斯聯手,建立“亞歐經濟集團”并逐步發展為“安全共同體”和“文明共同體”,其性質不是軍事聯盟,也不是價值觀聯盟,而是一個經濟與安全合作體系,其宗旨不是要與美國和西方對抗,而是加強成員國之間的經貿與安全合作,確保成員國的主權、獨立與核心利益。另一方面, 主席提出了建立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國際倡議,但要把這一戰略構想變為現實,必須要建立平臺和杠桿來進行規劃設計和具體推動,而與俄共同創建“亞歐經濟集團”則是具體落實建立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戰略舉措。從俄羅斯角度看,烏克蘭危機使俄羅斯與西方的關系跌入冷戰后的最低點,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集團已對俄羅斯發起了四輪經濟制裁,現在俄羅斯已深切感受到一個國家與一個30多國的政治經濟集團對抗是多么的力不從心和無可奈何!如果說過去俄羅斯轉向東方還只是停留在理論上和戰略設計層面上,今天俄羅斯轉向東方、轉向亞洲已是一種正在付諸實踐的戰略行為了。俄白哈三國組建的“歐亞聯盟”不足以抵擋西方經濟集團,因此需要與中國聯手共同創建一個包括中亞、南亞、西亞及東北亞國家的亞歐集團,一方面實現融入亞太經濟的戰略目標,另一方面挫敗美歐孤立俄羅斯的戰略企圖。如果中俄能形成共識,可以借助“上合組織”、“歐亞聯盟”和“亞信會議”這三大平臺,把印度、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韓國、蒙古、中亞五國及沙特、卡塔爾等國吸納到“亞歐經濟集團”,并在經貿合作基礎上形成安全共同體。這些國家既沒有加入歐盟和北約,也不是東盟的主體,而是世界經濟與政治中的“散戶”,中俄如能聯手把這些傳統的經貿合作伙伴整合為一體,將會形成世界經濟新的增長極,也將對這一地區的安全合作產生極為重要的正面影響,既符合中俄兩國的戰略利益,也符合成員國的戰略利益。當然,我們也應清醒地看到,中俄聯手創建“亞歐經濟集團”還面臨著一些問題和障礙,但只要中俄能達成共識,這一戰略構想就能夠實現。需要進一步探討的是“亞歐經濟集團”的模式選擇、機制設計、目標定位和切入方式等,對此還需要深入研究。

......(未完,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合作伙伴 | 聯系方式 | IP查詢
金月芽期刊網 2020 觸屏版 繁體版 電腦版 京ICP備13008804號-2
好彩1生肖季节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