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文獻檢索:

業務伙伴


□ 蘇開

摘 要:

<正>閑來一筆,輕輕劃過歲月的傷痕,有點痛。吳老爹窮,窮得沒見過百元鈔。倆懶兒子被他攆到南方討生活去了,三載無消息。突然有一天,鄉郵遞員鉆進山坳,送來一張匯款單。巧了,鄉郵所點出的百元鈔都是簇新的,80張,挺好看的。吳老爹爬上一道嶺,來到他老爹的墳前。"這倆龜孫子還算賢孝,沒忘了爺爺的忌日。"

關鍵詞:

  文/蘇開

  閑來一筆,輕輕劃過歲月的傷痕,有點痛。

  吳老爹窮,窮得沒見過百元鈔。倆懶兒子被他攆到南方討生活去了,三載無消息。突然有一天,鄉郵遞員鉆進山坳,送來一張匯款單。巧了,鄉郵所點出的百元鈔都是簇新的,80張,挺好看的。吳老爹爬上一道嶺,來到他老爹的墳前。“這倆龜孫子還算賢孝,沒忘了爺爺的忌日。”“冥幣”如紙照天燒。

  這是上世紀90年代發生的故事。塞北,國家級貧困縣,我蹲點扶貧的地方。

  扶貧屬公共管理范疇,卻常被悲天憫人的慈善情懷所掌控。也實在是像吳老爹那樣患了“苦病”的鄉親太多,讓你總是鼻酸眼潮,卻仍像斗牛一樣努力往紅斗篷里鉆。半年間,扶貧工作隊足踏所有荒涼。忍不住掏空自己的錢包不算啥,問題是省城幾十萬、上百萬的錢物大挪移,扔進這里連個水波紋都沒泛起,“國貧”的帽子讓當地人照戴不誤。

  足見,出了問題的不是物力資源,而是人力資源。作為省級扶貧工作隊,我們與當地干部少有交集。扶貧業務本可疊加為一,但卻各歸屬于“自組織”。下到鄉、村搞調研,當地干部只是隨陪角色,像河灘上心不在焉的蒲公英;訪貧慰問入戶,他們多是倚著門框的木然。一邊是“空降兵”單兵突進地“輸血”,一邊是本土沉默的大多數不造血。這種疏離的組織行為模式,怎能不頻現“扶而不起”的尷尬。

  “鄉愁”時過境遷,關于頂層定制、組織效能、業務聯盟、協同原則等一串價值鏈環繞腦際。HR同行說我是事后諸葛。

  筆鋒一轉,事物該是普遍聯系的。進入戰略人力資源時代,HR單兵突進的慣性思維還要保全嗎?跨部門合作、業務系統協同、與外界組織交換,正成為HR的新體驗。“別太在意自身的存在感,而要讓‘他組織’打起精神。”一集團公司人力資源總監姜女士跟我這樣說。

  姜女士知道各分公司和部門BOSS都特別在意HR的薪酬設計,以往方案一出臺總是狗血上身。她說:“這次我們設計的薪酬方案,明確地說是不成熟的,我躬身請大家開放性地參與進來;不是求得斧正,而是與業務伙伴共同設計合理方案。最終這套文本真的滿足了整體最優原則。在這樣嚴肅的聯席會上,我居然聽到親友團般的掌聲。”

  彎下的是腰,拾起來的是能量。

......(請點擊下方“在線閱讀”)
特別說明:本文獻摘要信息,由維普資訊網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對該文獻的全文內容負責,不提供免費的全文下載服務。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合作伙伴 | 聯系方式 | IP查詢
金月芽期刊網 2020 觸屏版 繁體版 電腦版 京ICP備13008804號-2
好彩1生肖季节走势图